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未央艺阁

阁楼小筑,每日片刻闲情逸致之所;夜未央,我们一起聊聊艺术的家常。

 
 
 

日志

 
 
关于我

艺术美学的分享交流平台

微信公众号:未央艺阁(搜订阅号:weiyangart), 新浪微博:http://weibo.com/u/5152215031

网易考拉推荐
 
 

愿我们都是那只“特立独行的猪” ——纪念王痞子  

2016-04-20 15:2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人生在世,就如一本打开的书,

我更希望这本书的主题始终如一,

不希望它在中途改变题目!

——《一只特立独行的猪》 王小波


1997年对中国人而言,是个很值得关注的年份。

那年香港回归中国。这件事对中英两国的影响都很大,但对英国更大多数民众而言,那年更重要的一个事情——一个女人的离世,仿佛才是更值得关注的事情——戴安娜。那年四月,这个平民王后,毅然决然抛弃皇室的女人,为了躲避狗仔,和情人一起在法国市中心,在塞纳河边香消玉殒。说实话,对年纪尚轻的我而言,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并不大,我不是很理解戴安娜代表的“自由,平民,民主”的气质的本质价值。

平民王后戴安娜

香港回归当晚

相反,同年4月11日,一个中国籍作家的去世却另尚不很明时事的我记忆犹新——王小波。这位被誉为中国的乔伊斯兼卡夫卡的作家,因我父亲的缘故,在我幼年时期就成了一个耳熟能详的名字。

记得那会儿,爱读书的父亲每期都会买当时很畅销的《三联周刊》,而且总爱读完放在厕所里。那杂志并不很厚,但对我而言,前面的文章有的因题材原因,还是不容易理解的。而在书的最后几页,总会刊登一些短篇杂文和散文,其中就有不少王小波文章。当时的阅读,很大程度上是图个新鲜,因为他的文章大量都是“文青题材”,这个题材在大部分作家笔下,都是痛苦,无奈,悲催和怨恨的。而在王小波这里,变成了一个个活生生而有趣的故事,什么做侄子思想工作,对插队生活很诙谐的描述等…

当时读来,简直像现在人们看“段子”。

而最牛逼的段子,在我看来就是这本《一只特立独行的猪》,这本书每次看,都能让我乐的颠颠的,那只猪简直嘲讽了一切,挖苦了一切,但不知为什么,我们谁都相当这只猪——因为他有脑子。

以下摘录(虽是短篇,但还是长,这里大家可以只看我标出的红色句子,精华啊):

插队的时候,我喂过猪、也放过牛。

假如没有人来管,这两种动物也完全知道该怎样生活。它们会自由自在地闲逛,饥则食渴则饮,春天来临时还要谈谈爱情;这样一来,它们的生活层次很低,完全乏善可陈。人来了以后,给它们的生活做出了安排:每一头牛和每一口猪的生活都有了主题。就它们中的大多数而言,这种生活主题是很悲惨的:前者的主题是干活,后者的主题是长肉。我不认为这有什么可抱怨的,因为我当时的生活也不见得丰富了多少,除了八个样板戏,也没有什么消遣。有极少数的猪和牛,它们的生活另有安排。以猪为例,种猪和母猪除了吃,还有别的事可干。就我所见,它们对这些安排也不大喜欢。种猪的任务是交配,换言之,我们的政策准许它当个花花公子。但是疲惫的种猪往往摆出一种肉猪(肉猪是阉过的)才有的正人君子架势,死活不肯跳到母猪背上去。母猪的任务是生崽儿,但有些母猪却要把猪崽儿吃掉。总的来说,人的安排使猪痛苦不堪。但它们还是接受了:猪总是猪啊。

以下谈到的一只猪有些与众不同。我喂猪时,它已经有四五岁了,从名分上说,它是肉猪,但长得又黑又瘦,两眼炯炯有光。这家伙像山羊一样敏捷,一米高的猪栏一跳就过;它还能跳上猪圈的房顶,这一点又像是猫——所以它总是到处游逛,根本就不在圈里呆着。所有喂过猪的知青都把它当宠儿来对待,它也是我的宠儿——因为它只对知青好,容许他们走到三米之内,要是别的人,它早就跑了。它是公的,原本该劁掉。不过你去试试看,哪怕你把劁猪刀藏在身后,它也能嗅出来,朝你瞪大眼睛,噢噢地吼起来。我总是用细米糠熬的粥喂它,等它吃够了以后,才把糠对到野草里喂别的猪。其他猪看了嫉妒,一起嚷起来。这时候整个猪场一片鬼哭狼嚎,但我和它都不在乎。吃饱了以后,它就跳上房顶去晒太阳,或者模仿各种声音。它会学汽车响、拖拉机响,学得都很像;有时整天不见踪影,我估计它到附近的村寨里找母猪去了。我们这里也有母猪,都关在圈里,被过度的生育搞得走了形,又脏又臭,它对它们不感兴趣;村寨里的母猪好看一些。它有很多精彩的事迹,但我喂猪的时间短,知道得有限,索性就不写了。总而言之,所有喂过猪的知青都喜欢它,喜欢它特立独行的派头儿,还说它活得潇洒。但老乡们就不这么浪漫,他们说,这猪不正经。领导则痛恨它,这一点以后还要谈到。我对它则不止是喜欢——我尊敬它,常常不顾自己虚长十几岁这一现实,把它叫做“猪兄"如前所述,这位猪兄会模仿各种声音。我想它也学过人说话,但没有学会——假如学会了,我们就可以做倾心之谈。但这不能怪它。人和猪的音色差得太远了

后来,猪兄学会了汽笛叫,这个本领给它招来了麻烦。我们那里有座糖厂,中午要鸣一次汽笛,让工人换班。我们队下地干活时,听见这次汽笛响就收工回来。我的猪兄每天上午十点钟总要跳到房上学汽笛,地里的人听见它叫就回来——这可比糖厂鸣笛早了一个半小时。坦白地说,这不能全怪猪兄,它毕竟不是锅炉,叫起来和汽笛还有些区别,但老乡们却硬说听不出来。领导上因此开了一个会,把它定成了破坏春耕的坏分子,要对它采取专政手段——会议的精神我已经知道了,但我不为它担忧——因为假如专政是指绳索和杀猪刀的话,那是一点门都没有的。以前的领导也不是没试过,一百人也捉不住它。狗也没用:猪兄跑起来像颗鱼雷,能把狗撞出一丈开外。谁知这回是动了真格的,指导员带了二十几个人,手拿五四式手枪;副指导员带了十几人,手持看青的火枪,分两路在猪场外的空地上兜捕它。这就使我陷入了内心的矛盾:按我和它的交情,我该舞起两把杀猪刀冲出去,和它并肩战斗,但我又觉得这样做太过惊世骇俗——它毕竟是只猪啊;还有一个理由,我不敢对抗领导,我怀疑这才是问题之所在。总之,我在一边看着。猪兄的镇定使我佩服之极:它很冷静地躲在手枪和火枪的连线之内,任凭人喊狗咬,不离那条线。这样,拿手枪的人开火就会把拿火枪的打死,反之亦然;两头同时开火,两头都会被打死。至于它,因为目标小,多半没事。就这样连兜了几个圈子,它找到了一个空子,一头撞出去了;跑得潇洒之极。以后我在甘蔗地里还见过它一次,它长出了獠牙,还认识我,但已不容我走近了。这种冷淡使我痛心,但我也赞成它对心怀叵测的人保持距离。

我已经四十岁了,除了这只猪,还没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相反,我倒见过很多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还有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因为这个原故,我一直怀念这只特立独行的猪。

王小波的作品风格多变,黑色的让你咂嘴,幽默胡扯到令人吃惊,他能以最通俗的方式和周星驰般的喜剧精神来述说那个特殊年代人类生存状况的荒谬故事,并透过故事描写权力对创造欲望和人性需求的扭曲及压制,而这篇小说就是集中精华的代表:

荒诞

王小波总是将“我”注入到作品中,这种强烈的代入感让读者如亲历般进入他所设定的世界。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的书中,我们每个人都成了“知青”,成了“猪兄”,成了经历这个过程的参与者。但由于作者异于常人的思维方式和并没有多少逻辑性的讲述方式,让我们常常有种“这是真的么”的疑问。如《一只特立独行的猪》中,猪和牛的生活是有主题的;需要二十个人还不能猎杀一只猪。

猪主题-油画

就这样,原初的叙述者的话语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一种符号的堆砌,荒诞感由此诞生。

人为根本

王小波的“以人为本”的思想并不是那种对“乌合之众”的同情,并不是“个人主义”,而是在理性指导下的对人权的追求。他之所以塑造了这只“特立独行的猪”,就是因为他希望每个人都像这只猪一样,不同流合污,不忍气吞声。这只猪其实就是他自己理想的化身,而为什么是只猪呢?猪的命运是被人设置好的,公猪阉掉,长肉,傻吃,闷睡,等死;母猪下仔。但是猪也会不甘心于这样的设置,所以种猪不与母猪交配,母猪会吃掉小宰。其实从这个角度说,这些猪就反映了社会中被设置好的人们的生存状态及心理,想反抗又无力反抗,无奈下某种程度的绝望。这反映了王小波写作的态度的某一方面,即对人民大众在理性层面的关怀。

刘野作品

皇帝的新衣-装傻说实话

李银河说过,王小波就像是皇帝的新衣里那个口无遮拦的孩子——说了实话,但童年无忌。他做了过去文青文学家或只是文字不敢做也想不到要做的事情——唾弃中国现代文学那种“软”以及伤感和谄媚的传统,同时是用一种理性,智慧的方式。

四月里,王小波是位不得不读,不得不说的作家。愿我们和他一样,都能成为那种特立独行的猪。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